(雕刻时光)回应对新性灵派的质疑

2019-03-04 作者:论剑( 龚刚 )   |   浏览(




        有朋友问,新性灵、旧性灵,有什么区别?并质疑说,主义与诗觉得风牛马不相及。其实,新性灵派既主性灵,自不会强求一律。从心而出,各展个性,或反讽,或惮悟,或抒情,或遣兴,和而不同,又始终以智性的自觉节制情绪的夸大,才是新性灵主义。
 
  新性灵派的主体是七剑诗群。兄弟七剑性情各异,但热爱诗歌之心相同,学养和诗歌理念也有许多相通之处。论剑主张自由诗是以气驭剑,不以音韵胜,而以气韵胜,虽短短数行,亦需奇气贯注。柔剑和灵剑都重视佛道修行和思辨。问剑和花剑都长于叙事,善于写长诗,常写乡土和民间题材。断剑和霜剑都追求简洁的句式和唯美的意境。
 
  杨克先生认为,不拘一格地抒写真性情,用心灵去观察和感悟世间万物,杜绝矫揉造作和无病呻吟,是兄弟七剑的创作之道。在表达个人情感时,追求更为高远的立意,有意识地变小我为大我,赋创作以社会性的意义,或者把深刻的思辨和修行融入诗中。
 
  同时,七剑又有各异的性情和诗歌风格,互相取长补短,这突出地体现在对同一题材和事物的描写上。例如同是写家乡的诗,却能够使读者感受不同的诗意。
 
  概而言之,新性灵派乃非派之派,妙用随心,也不必自缚手脚,画地为牢。新性灵主义亦只是一种崇尚各随己性、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的诗学信念,并非教条。
 
  除了创作观之外,新性灵主义也是批评观、翻译观。新性灵批评以直击诗歌的审美内核与诗人的灵魂为特征,区别于“博士卖驴,下笔千言,不及驴字”的诗评。新性灵翻译观主张译者倾听作者的心跳,神与意会,妙合无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