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蕲州,你到底要让我有多痛?
    蕲州,你到底要让我有多痛?
    日期2019-04-01
    难道是一种必然,我每次回故乡,我的双腿就会突然疼痛,象有一根针刺进骨头。有人说这是痛风,有人说这是母亲的警示,让我不要忘本,谁让我不常回家看看。也有人说这是让我记
  • 蕲州人物记忆
    蕲州人物记忆
    日期2019-03-01
    谈到蕲州,总让我魂牵梦绕 我的蕲州,是雨湖的一枝莲荷 出污泥而不染,是雄武门的 一块砖石,历经沧桑 却老而弥坚。东长街的蕲州 博士云集,名仕风流 是从斑驳的木板门里走出来
  • 让世界看见我
    让世界看见我
    日期2019-02-26
    他是我的盲人朋友,他说,其实他的右眼 能感受到微弱的光,比如面对烈日 能看到漆黑中的一星萤火;他还说 脚能踏过去的就是路 手能摸到的万物都能褪去黑暗 下雨的夜晚,他会在
  • 我的故乡是蕲州
    我的故乡是蕲州
    日期2019-02-23
    蕲州是必须要写的,我不能忘本 现在叫不忘初心,我的蕲州 奇异的小镇,长江北一个码头 南北文化汇聚,口音独特 闲散而激昂。我长在这里 从一岁到十六岁,瘦弱多病 我熟悉蕲州,
  • 从水路回蕲州
    从水路回蕲州
    日期2019-02-19
    码头乡愁一般寂寥,曾经的喧嚣 在江水里同样混浊不堪,幸好有三两只鸥鸟 逐着浪,仍保持一身洁白。天空低至 堤岸,唯杨柳能描摹出风的神态 从水路回蕲州,盼的就是有雨来 母亲
  • 15条记录